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无字可签!IPO节奏放缓背景下8700名保代何去何从?

时间:03-16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33

无字可签!IPO节奏放缓背景下8700名保代何去何从?

本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胡金华 上海报道A股IPO节奏放缓背景下,“开张吃三年”的券商保代们可能要面临着“三年不开张”的窘境了!“春节后就没有企业上会,我们预计今年IPO发行节奏会变得缓慢,这对于目前近万人的保代队伍来说,无疑是‘熊市’来了。最主要的是前面等待上会的企业还在排队,市场上新的IPO项目几无可寻,经历了从2018至2023年最长的IPO狂欢牛市后,很多人尤其是新人要面对转型和去留的抉择。”3月14日,长三角地区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首席保代王帅(化名)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公布的保代人数据显示,目前投行保代人数已达8700人,是2019年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时的2.29倍。对于今年保代市场的变化,有业内资深人士指出,许多学金融学的毕业生挤破头涌进来,却发现没能享受到“红利”。无字可签的窘境记者了解到,当前无论是大投行还是小投行,在今年都没有“开张”。“自827新政阶段性收紧IPO以来,IPO保荐承销业务数量显著下滑。过去半年多时间,A股共计94家公司发行上市,募资总额为193.16亿元,相较上一个周期同比减少134家,募资同比减少220.4元,降幅均超过一半,这对于券商投行业务占大头来说也是降幅巨大。而上交所企业上市服务信息显示,截至3月10日,沪深京三家交易所今年新增申报企业仅1家,同比减少8家;上市22家,同比减少25家,上市募资194.5亿元,同比减少228.57亿元,降幅达54.03%。”上海一家头部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周桦向记者坦言。在他看来,严监管下今年以来已公布终止审查(撤材料+否决/终止注册)企业66家,其中上交所21家(主板13家,科创板8家),深交所25家(主板5家,创业板20家),北交所20家。“几年前,有两个签字项目的保代比比皆是,现在屈指可数。已经接近三月底两,团队年终奖能拿多少都还是未知数。”周桦表示。值得关注的是,即使规模庞大的保代人队伍,也并非人人都能享有签字权,相关数据显示8700名保代中,250名保代保荐项目数量达到10个及以上,占比仅为2.87%;保荐项目为0的保代则高达4257人,占比为50.52%;保荐1到5个项目的保代有3286人,占比38.99%;保荐项目数量在5到10个的保代有713人,占比为8.46%。“强者恒强也是保代市场很明显的特征,业务能力突出,那肯定有先发优势;另外如果有很强的资源,能够自己带来客户,就能够在这个市场站稳脚跟甚至能够拿到很高的薪水奖金。但是业务和资源的积累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,很多老保代都是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以上,而这两年加入队伍中来的新人还要面临激烈的竞争,我刚作保代的时候,往往在企业里做审计一待就是一两个月,吃住都在企业附近的宾馆里,非常辛苦。我们还能有这样的机会,也能做到甘之如饴,因为确信企业能够上市,现在的新保代想有我们这样的机会也难了。”王帅向本报记者坦言。保代队伍路在何方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头部券商保代人数较多,前5家券商分别是中信证券(628人)、中信建投(594人)、中金公司(521人)、海通证券(419人)、华泰联合(409人)。保代人数的增长变迁,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。第一阶段是2004年至2019年,该阶段保代人数增长缓慢。2004年,我国资本市场实施证券保荐制度,彼时保代人数仅有609人,2019年底保代人数有3806人,15年内增员3197人;第二个阶段是2020年至今,保代人数激增,2020年是保代人数增幅最为夸张的一年,当年末保代人数为6393人,较前一年增2587人,增幅为67.97%,至2021年末,再增加1000人,2022年增441人,2023年至今增866人。但是大环境变化、投行项目减少,则突显出保代人员过剩,项目与收入锐减,倒逼不少券商降低人力成本,在去年三四季度已经着手裁员、降薪,有投行人士预计今年下半年投行裁员并降薪可能会更多。“投行运营成本承压,降本成为不二选择。去年三四季度,已有券商开始对投行条线裁员,2024年下半年投行大环境预期难改,投行裁员降薪情形将会比较突出。降薪大部分出在头部投行,因为头部券商保代起薪高,甚至超过行业的三四倍,因此首当其冲被降薪。中小投行保代由于起薪低暂时少有降薪,但是会考核团队,达不到要求的就会降级,同等于降薪。”3月15日,上海另外一家大投行相关人士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透露。而就在近期,一则“某头部投行裁员三四成”的传闻也被业内关注,不过本报记者从多家券商处了解到,这则消息显然夸大其词,一些投行团队裁员三四人是正常的,不可能存在整个投行团队裁掉三四成的情况。“目前,大部分投行都在硬撑,亏损的投行不在少数,但裁员也会相对审慎,毕竟培养一名相对成熟的保代周期很长,所以券商对这类人才也会相对珍惜。”一位受访保代向记者表示。那么保代从业人员出路在哪里?其实这种情形并非没有发生过,在2016—2017年的时候,由于A股市场迅速“转冷”,伴随着IPO节奏大幅放缓,彼时的保代市场也面临如今的“寒冬”。在当前市场环境下,保代跳槽十分谨慎,远低于2016年和2017年的数量,但转行的保代数量有所增加。“否决率高,有的保代有些失望,再加上出差比较多,比较辛苦,所以这段时间转行的也比较多。”3月14日,一位资深金融猎头人士告诉本报记者。在保代的流动去向上看,该名猎头称,居于首位的依然是同行业流动,第二是创业或者去投资机构,第三会选择去企业。受一些大环境影响,数量会相对有所增加或减少,比如当前转行的保代数量较之前是增加的。责任编辑:徐芸茜 主编:公培佳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